法甲

企业家热衷豪赌输赢上千万行贿洗钱隐秘通道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8:3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企业家热中豪赌:输赢上千万 行贿洗钱隐秘通道

豪赌:玩的就是心跳

当刘成(化名)走下飞机时,一条“恭喜发财”的短信令他面露微笑。刘成来自东北,具有一家经营建材的公司,2013年企业产值到达5亿元。他此次来京是和朋友们一起玩“炸金花”。血拼到底是游戏规则,每家500万元作本,底是10万,每加一次5万起,输完走人。

在京郊1处高级别墅三层的一间房里,共7个人,三位是北京当地人,另四位分别来自河北、海南和江苏,他们和刘成一样,一样是企业老板。组织此次赌博的人叫王英(化名),也是1名企业家。对总数相加到达3500万元的赌局,他的看法是“每个月组织朋友们玩玩牌,放松一下,几百万的输赢,就为图个刺激、高兴。”这一场牌打了6小时左右,一名来自河北的企业家独赢3500万元。不过,刘成并不以为然,“这个人去年就输了7000多万。风水轮番转。”

一名从事食品行业的企业家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说,“我认识的做企业的朋友,一半以上都喜欢赌牌,输赢几百万,就当放松了。”一年当中,他总会抽出十几天的时间去赌博。

一位证券分析师告知,在某国内着名食品公司组织的山西旅游活动当中,他亲眼看到,企业高管们到达景点后,立马10几个人就地摊开报纸玩纸牌赌博。“赌到兴头上,有高管直接把银行卡押上去,这是公开的赌博,但没人在乎。”

这位证券分析师说,到了夜晚,该上市公司的数位高管聚集在房间内继续赌博,上述证券人士说,“第二天,我听说甚至有的高管赌红了眼,1夜间输掉了50多万。”

事实上,赌博在企业家群体里并不是个案,比如,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原主席黄光裕、中辉国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耀辉等知名企业家均曾传出到澳门豪赌,并欠下数亿元赌债的消息。其中传闻王耀辉在澳门豪赌,欠下巨额赌债,最后与债主协商打折后,仍需支付30亿元的赌债。

在2014年1月3日,法制社《法人》杂志与中国青年报舆情监测室联合推出的《2013中国企业家犯法(媒体样本)研究报告》中披露,在所统计的357个企业家犯罪媒体案例中,在所涉及的80个可辨认的罪名中,有9例属于赌博类犯法,这其中包括开设赌场罪7例,赌博罪2例。该报告认为,赌博类案件与非法集资类案件一样,其多发态势大多与民间金融运作不畅,缺少出口有关。另一方面,企业家们在获得一定财富后,基于冒险心理的驱使,容易参与赌博犯法,乃至有个别企业家通过赌博的形式对官员进行变相行贿。如此种种,都造成了赌博类案件在2013年“荣膺”十大犯法之列。

在《企业观察报》接触到的大约50名企业家中,坦承常常会赌博的占30%,他们承认在1年内曾去澳门、美国、欧洲等地赌博。50%的企业家承认赌博金额超过百万元,80%的企业家都承认曾参与赌博。

《企业视察报》接触到的众多企业家表示,企业家群体赌博方式更多的是扑克牌、麻将,少部分喜欢推牌九。地域属性上,南方的企业家喜欢去澳门,北方企业家更多光临美国拉斯维加斯。少数顶级的富豪,如某位医药界的富豪,为避人耳目,专意去欧洲赌场,如德国的巴登-巴登。

仍以《企业视察报》接触到的企业家为例,建筑业、矿业、食品行业、互联行业的企业家特别喜欢赌博。其中矿业赌风甚盛,而互联企业的创业者,更喜欢去国外赌博。

以赌会友?

但是,企业家赌博明显不单单为了刺激和欲望。

浙商张明(化名)现在北京经营一家生产红木家具的企业,他参与赌博的原因是结识人脉。事实上,在张明所在的企业家圈子里有这样一句话,“有资历坐在牌桌上的人,都是生意场上用得着的人。”

十年前,张明到北京投靠一名家乡大哥学做红木家具,某次跟随这位大哥来到一间屋子里,这里的人都在玩牌,桌子上摆放的全是整捆的百元大钞,每人面前放着一把尺子。“输赢全凭拿尺子量。我那位大哥也想一起玩,结果被他人说没有资格。”

当时,大哥很难堪,而刚刚来到北京的张明遭到的刺激更大。他说:“从此以后就记住了,坐在赌桌上的人,全是这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里赌博是一种实力的表现,他们在谈笑间做成了生意。我当时的想法是,将来自己能不能坐到这张牌桌上。”

后来这位大哥对张明说,“和你对赌的,都是这行里的头面人物,你就当作认识牛人、打开交际圈来玩一下也不错。”从此赌博成为张明结识人脉、展示实力的一种方法。他说:“赌博也是门学问。和谁赌,怎样赌,赌甚么,谁有资历赌,都有说法。”

结识人脉以外,企业家参与赌博,大部分都是圈子里的人。多位企业家向《企业视察报》表示,他们从来不和所在圈子以外的人赌博,并且赌博的时间、地点,通常会提早约好。一名企业家说,“会在大家都方便的时候,由一位企业界的朋友安排好一切,大家前往该处,一起玩一玩。”

通过赌博获得信任,是企业家赌博另一个显着的特点。张明向《企业观察报》介绍了一个案例,他认识的一个做企业的朋友,曾有一段时间陷入破产的地步,四处找不到他的供货商们,后来听说他在东北找到了一个大仙似的人物,一起去澳门赌博,“听说狂赌三天3夜,赢了7000多万。人们以为他资金依然充足,供货商等也就不过来找他了。但实际上,他这只是在做戏。背后,他四周找钱,最终渡过难关。”

通过赌博来行贿,在当下的政商关系中也成为企业家讨好官员的方法。张明说:“直接送钱人家可能不会收,而在牌桌上赢得的钱,他们收起来心安理得。”

赌博:洗钱的隐蔽通道

洗钱,是企业家热中赌博的另外一大“功效”。

公开报导显示,前中国首富、国美电器董事长黄光裕就曾通过赌博进行洗钱,而号称“公海赌王”的连超是他具体的经手人。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告诉《企业视察报》,一些企业因某种投资需要,往往会将大笔资金汇往境外,“大笔资金的调动,常常会引来监管部门注意,为了方便,会通过地下银号,但地下银号有个弱点就是大笔资金调动费时,并且手续费相对较高。而通过赌博进行洗钱,是近年来才开始在企业家圈子里流行的,只不过必须通过熟习的人介绍,才能搞定赌场方面。”

在澳门赌场1间奢华的VIP包厢中,一个中国人眼前是堆积如山的筹马。他已经输了近1000万元人民币,赌场中的发牌员将筹马一次次从他面前挪走,他仍然不动声色。

知情人士石涛(化名)接受《企业视察报》采访时说,这个发生在2010年的场景是他亲眼所见,“这个中国人是国内某医药上市公司创始人,之所以输赢无所谓,就在于这并不是在真正赌博,而是在通过赌博洗钱。”

据石涛介绍,洗钱方会事先和赌场中的中间人联系,事前约定抽成比例,“一般的情况是10%,如果涉及到资金数目更多,抽成的比例会相应提高。”输掉的钱,隔数往后,将会由中间人以特殊渠道汇往免税的岛国,并且经过屡次分转以后,汇往第三方指定账户。“资金的流向多变且复杂,很难查到来源,洗钱的进程也就完成了。”石涛说。

一名在检察院工作的相关人员告知《企业视察报》,目前通过赌博进行洗钱的案件有增多的趋势。“手法隐蔽,并且多发生在澳门等一些已发放赌博牌照的城市。从境外将巨额资金转入澳门,再从澳门转出至境外,来回之间,赌博成为洗钱的工具。”

企业家去往澳门等地赌博,或通过赌博洗钱,最重要的缘由在于避免触碰法律禁区。北京海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邬宏威告知《企业观察报》,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组织中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回扣、介绍费的,在中国周边开设赌场主要吸引中国人赌博的,构成赌博罪。而其他到国外赌博的,不构成赌博罪。

邬宏威说:“这也意味着虽然中国法律严禁赌博,在国内赌博均属于违法行为,但中国人去往澳门等一些发放赌博牌照的国家或地区赌博其实不违法,这也是为什么国内的企业家常常去往澳门等地赌博的原因。”

由于通过赌博进行洗钱的案例愈来愈频发,2003年,澳门特区启动了完善洗钱犯法的程序。2006年制定了预防和遏制洗钱的法律,该法律的特别之处是将洗钱罪从有组织犯法防治法中脱离出来,表明洗钱并不是以有组织犯法的存在为条件。

2009年11月11日实行的《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五项就明确规定“通过赌博方式,协助将犯法所得及其收益转换为赌博收益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法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该司法解释就从侧面认定了赌博也可以成为洗钱的一种方式。

石涛介绍,国内一些企业家将资金汇往境外的渠道很少,国家反洗钱部门常常紧盯银行不正常大额资金往来,“地下银号的频繁资金来往也容易引发监管部门注意,而赌博较隐蔽。这也就造成了通过赌博来洗钱的方式愈来愈多,清查起来无据可查。”

石涛3年前已离开该上市公司,他说,“没法承受某些刺激,再不想过这类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赌博背后的畸形商业生态

有企业家认为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对此,中国企业研究院履行院长李锦对《企业观察报》表示,企业家赌博,本身就反映了企业家精神的腐化和商业道德的下滑,他们希图通过赌博寻求刺激,并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也是一种腐朽的生活方式的反应。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家应有社会,赌博浪费是对企业家精神的否定。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微博)接受《企业视察报》采访时认为,企业家沉迷于赌博,会使得企业经营出现不确定性的风险。虽然国内制止赌博,但如果企业家去往境外赌博,从技术上便很难监管。而赌博之于企业家的疯狂,犹如毒品使人上瘾,因赌而使得企业破产、易手的案例绝非孤例。

透过这些案例可见,企业家赌博行动的背后是畸形的发展商业生态。

白明认为,企业家热衷于通过赌博来减压,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商业生态的不正常,对企业家自我精神价值实现事实上造成了扭曲。他说:“赌博行动是社会问题之一,企业家不管以何种缘由参与赌博,由于企业家的特殊身份属性,势必影响商业道德。从个人问题转变为社会问题。”

白明对《企业视察报》分析,从商业市场生态运营角度,市场缺少同等契约精神,比如说通过赌博行贿官员,目的在于政治的影响与经济权势的结合,取得收益要远超过正当经营。市场存在官商结合的土壤,商业环境成为权益交换游戏,商业固有的逻辑失衡,对于企业经营环境起到相反作用,市场透明规则被破坏。

在白明看来,企业家产生高压力的缘由,在于市场缺少商业规则、商业道德下滑。“在这种畸形、不良的商业生态中,一些企业家普遍缺少社会。他们想的仅是通过何种手段赚到钱,而不是保护正常的商业规则,不择手段与高压力下精神空虚相伴,需要一个出口,因而就有人选择了赌博。”

白明认为,赌博行为,也和公司治理中对企业家行为束缚不力有关。他说,现有的企业很难从公司治理结构方面束缚企业家行为,企业家赌博行为属于个人行为隐私,大多数企业家又是主要负责人,目前从公司治理结构方面也无权干涉私人行为。不过上市公司可以要求公司主要负责人不得参与赌博等违法行为。他说,“由于企业家一言堂,监督也往往是走形式,无法落到实处。”

白明表示,虽然企业家个人在境外发牌照的赌场赌博,不容易监管,而且事实上也其实不触犯中国法律,但对于国有企业负责人,赌博则属于违纪,可以由负责人说明去往澳门等发放赌博牌照的城市,是不是有实质性的业务。对于企业家赌博,一方面企业家要建立正确的财富观,从商业道德和个人道德方面提高,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要对资金有所控制,大额资金进出境外要进行监管。

“有些企业家将赌博与冒险精神混为一谈,这完全是毛病的理解。”白明说,“企业家的冒险精神,与勇于创新、大胆实践直接相干,是在没有人走过的路上寻找新的商业富矿。但赌博明显是一种心理问题,对企业家的影响是负面的。”

对于赌博行贿有一个说法,由于没有商业规则,商业道德下滑等因素的综合作用,致使企业家必须通过赌博或是其他方式向某些部门官员行贿。而企业家放松了商业道德,正是因为商业环境束缚不够。正经做生意和通过行贿来取得企业经营好处相比,后者更直接。白明说:“目前商业生态依然处于完善阶段,有些企业家在此进程中的道德水平、整体文化素质并没有和经济发展水平相匹配,相对滞后。”

白明指出,商业活动本身没法生成道德,市场可为商业道德的发展提供条件。利益和权力的驱动,商人对资本的追求变得畸形,忽略社会与担当,在利益与权力眼前,道德与信仰在短期内没法转化为效益。

小孩吃什么健脾胃
快速心律失常是怎引起的
小儿积食发热如何消积食
关节疼痛怎样治疗
拉肚子的解决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