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卖官书记的钱规则

2019-08-14 18:2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 年12月5日,山东省纪委官方网站一则不足两百字的通报正式宣告刘贞坚的仕途之路的终结。官拜菏泽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的刘贞坚因在担任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委书记期间卖官敛财而落马。

   通报犹如深水炸弹,引爆菏泽官场。一年零四个月后,刘贞坚重回公众视野,被送上法庭。有关刘贞坚的贪腐事实也浮出水面,其被指控涉44条犯罪,折合人民币858万余元。其中41笔犯罪事实共计7 9万余元,均系其收受下属贿赂,为下属谋取职务调整方面的利益。

小村庄走出的政治明星    2015年4月15日,宣判之日到来。彼时的刘贞坚站在被告席上,头顶白发,目无表情,早已不见昔日地方大员的风光。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政治明星曾被视为村里飞出的金凤凰,可叹的是,他却倒在了中纪委挥起的反腐利剑之下,徒留家乡父老摇头惋惜。

   位于山东省西北部的高唐县,东有徒骇河、西有马颊河贯穿县境。高唐因盛产棉花享誉齐鲁,一方水土成就了 金高唐 的美誉。刘贞坚便出生在高唐县姜店乡的八刘村。

   八刘村是高唐县有名的老村,尤其是村里几百年流传下来的民间艺术 哆嗦旗 在全县更是小有名气。经考证, 哆嗦旗 源起康熙年间,盛行于清朝末年,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表演内容为男女互相示爱,多同高跷队联合表演。

   在八刘村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过年过节时,表演 哆嗦旗 是必不可少的节目,生动活泼的演出惹人捧腹。当然,村民们更希望这项传统艺术能够继续流传。因为三百年来 哆嗦旗 一直是老村的骄傲。

   出生于1962年的刘贞坚或许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像 哆嗦旗 一样成为全村的骄傲,可惜他短暂的政治生涯结束得太快。

   刘贞坚自幼成绩优异,考入大学后,风光一时。公开资料显示,刘贞坚1977年8月参加工作,为高唐县姜店公社八刘大队下乡知青。两年后,考入山东工学院第二机械系铸造工艺及设备专业学习。198 年,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山东工学院更名为山东工业大学。之后,山东大学、山东医科大学、山东工业大学三校合并,组成新的山东大学。

   高学历背景让刘贞坚毕业后便在工作中崭露头角。198 年7月,刘贞坚担任聊城拖拉机厂车间主任一职。随后进入聊城地区计委,1991年至200 年间,刘贞坚升任聊城市发改委副主任。十余年间,他的主要工作是经济建设,这也为他后来主政一方奠定了基础。

   刘贞坚的仕途真正起于200 年,当年其被选为聊城市阳谷县委书记。之后,官场之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检方资料显示,在聊城市任职期间,刘贞坚并没有犯罪记录。三年后,也就是2006年12月,刘贞坚告别熟悉的故乡聊城市,胸怀抱负走马菏泽市巨野县委书记,扛起巨野县经济发展总设计师的重担。

   大权在握,主政一方,刘贞坚得到充分发挥才干的平台。是年他44岁,前途被广为看好。接近并熟悉刘贞坚的人士告诉记者,巨野几年,成就了他,也毁害了他。在这里,刘贞坚施展才华,手中的权力如同脱缰的野马,成为他敛财的工具。根据检方指控,刘贞坚86%的犯罪事实都发生在巨野县任职期间。

县委书记的 一言堂    位于鲁西南地区的巨野县因古有大野泽而得名,区位优势明显,煤炭资源丰富,经济基础良好。近几年,巨野经济社会发展迅速,并有全国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百强、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山东省省级文明县等省和国家级称号加身。

   经济发展迅猛的巨野曾一度落后于其他地方。但2010年巨野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1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和62%。与2006年相比,地方财政收入总量在全省排名由108位上升到65位,前移4 名。

   2006年至2011年恰在刘贞坚的任期内。 年纪轻、学历高、能力强 是一直紧贴在刘贞坚身上的优秀标签。这组数字也印证了民间对他的评价: 懂经济,抓工作扎实,兢兢业业,想在巨野留下一番事业。 有巨野官员称他为 精通经济的专家型官员 。

   不可否认,刘贞坚治下的巨野一度走在菏泽前列,城乡面貌也有较大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当地普通干部对其印象并非飞扬跋扈、骄横专制,与大多数落马官员不同,刘贞坚的通报内容中,并未涉及男女关系。但据记者了解,刘贞坚的很多做法涉嫌操纵职务调整,在官员任用时大搞 一言堂 ,只是做得比较隐蔽。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在主持会议研究干部问题时,刘贞坚通常会提前开通气会,把个人意见以比较隐讳的方式表达出来,无形中向其他人传递个人想法。到正式召开常委会时,虽然有其他县委常委对干部任用提出不同意见,也只不过人微言轻。所以常委班子的集体作用根本得不到充分发挥,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刘贞坚个人意见占据上风,干部任用也是由他拍板决定。

   这种干部任用方式在刘贞坚任职期间频频出现。如此一来,所谓的常委会便流于形式,刘贞坚在一次次干部任用上做的小动作也让他的操纵欲一步步膨胀,最大限度寻找权力运行空间。也加剧了下属对权力争先恐后的附和和毫无原则的盲从,进一步助长了刘贞坚卖官的嚣张气焰。

要升官,找大嫂     冰冷的手铐有我一半,也有我妻子一半。 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曾语出惊人。如今看来,这句话已被不少落马官员印证。有人对已查处的家庭腐败案例进行分析后总结,腐败官员背后总有一个贪婪的女人。这句话虽有些过激,但在某些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其合理性。

   刘贞坚便是如此。掌握了实际的官员任命权,也就找到了打开贪腐之门的密匙。在当时的巨野广泛流传着 要升官,找大嫂 的说法。传言中所谓的大嫂便是刘贞坚的妻子江某。

   1962年出生的江某曾任职菏泽市公安局机关党委副书记、巨野县公安局挂职副局长。这个在腐败官员背后的女人被称作巨野 地下组织部长 ,她配合刘贞坚共同谋划卖官,成了名副其实的 贪内助 。夫妻俩齐心协力打出了 要升官,找大嫂 的巨野官场升官 招牌 。

   刘贞坚与妻子江某把巨野官场大小职务当成牟利商品拿到台面上交易,县里很多岗位已被暗地里 明码标价 。记者获知了一个未被证实的说法,刘贞坚主政期间,乡镇长5万至10万元,乡镇党委书记10万至20万元,县直部门 一把手 20万元。

   刘贞坚与妻子一个在前线 冲锋陷阵 ,一个在后方坐收渔利。

   坐收渔利的江某乐此不疲。到案后,她表示,自己完全沉浸在县委书记夫人带来的快感之中。对于干部行贿,基本来者不拒,有时甚至主动索贿。刘贞坚前脚找干部谈完话,江某后脚便上门打着 书记需要跟上面沟通 的幌子讨钱,并称是活动经费。在一些场合还会有意无意 放风 ,让行贿人感到升迁的机会即将到来。

   为确保安全,刘贞坚还精心挑选各方面表现尚可,有可能被提拔的干部作为敛财对象。对收了钱没办成事的,他还会想方设法进行 补偿 。正是因为这种可笑的 诚信 ,一些干部对刘贞坚的办事能力深信不疑。

   2010年12月,已在巨野县委书记位置上呆了整整4年的刘贞坚,职务中多了一项菏泽市政府党组成员,这意味着组织要对其提拔重用。这段时间,刘贞坚的行径可谓疯狂。2010年、2011年两年时间,刘贞坚受贿数额达726万余元。

收钱坚守的 原则    刘贞坚敛财虽不择手段,但也并非照单全收。对于上门送钱的行贿者,他不忘提醒妻子一定坚持 原则 ,即能办成的事就收,办不成的坚决不收。这条简单的原则,实则暗含 大门道 。刘贞坚觉得,只要能办成事他受贿的事实肯定不会暴露。现在看来这是痴心妄想。因为,刘贞坚的落马恰与其最信任的两名行贿官员有关,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落马才致使刘贞坚案发。

   2009年,巨野县乡镇党政主要负责人面临调整。经济强镇田桥镇恰好空出了党委书记的 肥缺 ,不少人看中了这个职位有 油水可捞 ,便蠢蠢欲动,想尽办法靠近刘贞坚,试图将这一肥缺收入囊中。

   孔庆国便是其中之一。虽然孔庆国最终如愿,但其买官之路却颇费周折。一天,他将准备好的 万元现金和两条名牌香烟装袋提到刘贞坚的办公室。刘贞坚瞬间明白了对方来意,出乎意料他竟然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并称 适合这一岗位的人有很多,必须公平竞争 ,说话间将孔庆国赶出了办公室。

   孔庆国一下子懵了。难道自己听说买官的传闻有误?其实,他听到的风声没错,只是选错了送钱地点。原来,孔庆国直接将钱送到刘贞坚办公室。刘贞坚担心孔庆国带着包进来、空着手出去不合适,人多眼杂,难免给人留下把柄,所以才摆出一副正派的嘴脸。

   孔庆国的做法虽然欠考虑,但依然收到了效果,他给刘贞坚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孔庆国为送钱失败而担忧无缘田桥镇党委书记一职时,他竟出人意料地当选了。孔庆国喜出望外,下定决心投桃报李,报答刘贞坚。

   孔庆国改变策略,选择 曲线救国 ,送钱给刘贞坚的妻子江某。果然奏效,这次,孔庆国的行贿手段也变得更加隐秘。他没有选择送现金,而是将6万元钱打入银行卡。孔庆国说明来意,江某假意推辞,半推半就中将存有6万元现金的银行卡揣进兜里。

   不久,刘贞坚调往菏泽市。孔庆国意识到,今后如果想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必须保持好与这支 潜力股 的关系,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砸钱。通过江某,孔庆国又先后六次送给刘贞坚银行卡、现金,折合人民币111万元。最多的一次送了50万元,直接装在一个旅行包内,放在江某的车上。一来二去,孔庆国与刘贞坚结下了过硬的关系,他也成为刘贞坚最为信任的人之一。

   孔庆国的过分高调给刘贞坚带来更多 生意 ,使得一部分人看到了送礼买官的好处,很快出现了一批像孔庆国一样善于 活动 、精于 关系 的干部。孔庆国的 炫耀 也让他栽了跟头。因贪污及挪用公款罪,孔庆国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6个月。孔庆国的落马,揭开了刘贞坚卖官受贿案的冰山一角。

   据办案人员介绍,除卖官受贿,刘贞坚还把县财政的钱当成自家钱袋子,只要家里有发票,就拿去报销。在他眼里,各种财政纪律、各项监督制度形同虚设。

   对于不能在财政报销的单据,刘贞坚就找企业报销。一家公司负责人反映,刘贞坚曾拿着一堆发票找他报销。这些发票数额巨大,公司难以接受。但架不住刘贞坚多次电话催逼,拖了四个月后他们选择忍气吞声,把一沓不相干的发票报销了。

卖官书记 应声落网    在山东省纪委发布消息前几个月,坊间关于刘贞坚被查的说法就已铺天盖地。在很多人看来,刘贞坚落马只是时间问题。

   到案后,刘贞坚的抵触情绪很大。在他看来,虽然是收钱提拔他人,但所提拔的干部还是有能力的。 就是自己只收那些工作能力强、有提拔可能的干部的钱,并没有不正当履行职责。  

   在庭审最后陈述阶段,刘贞坚起立发言,他没说普通话,而是讲了最为熟悉的聊城方言。此举其中意味,刘贞坚心中最为清楚。刘贞坚承认自己为官的错误,说到痛处,几度失声哽咽,泪洒庭审现场。

   2015年4月15日,刘贞坚案公开宣判,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刘贞坚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扣押在案赃款人民币 万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余赃款525.1579万元继续追缴。    

   尘埃总算落定。刘贞坚也表示,自己愧对组织多年的培养,给党抹黑,败坏党风,带坏了巨野民风。

   中纪委机关报曾几次撰文批评 两面人 :点灯是人,吹灯是鬼,全是影帝。

   刘贞坚的做法让我们看到了 两面人 的特征,开会时振振有词,要求党员干部要保持党性,私下里却悄悄收下别人给的钱财。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自以为 天衣无缝 ,殊不知 假脸 终有一天会被撕破。

省内罕见的大规模卖官案    2014年12月16日,中组部官方通报刘贞坚买官卖官案与新疆克州阿图什市委原副书记李蜀疆,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委原书记朱渭平,山东省农业厅原副厅长、党组副书记单增德四起典型买官卖官案。刘贞坚案位列第一,从排列顺序可见,该案不仅在菏泽乃至山东省影响恶劣,甚至在全国范围也引起了轰动。

   刘贞坚治理期间的巨野县政治环境乌烟瘴气,明目张胆地卖官行径惹得官场怨声载道。据了解,此案涉及巨野县县级干部7人、县直部门主要负责人10人,乡镇主要负责人17人。刘贞坚的大肆卖官行为,一度令一些干部深陷跑官买官之中,无心工作,全县18个乡镇只有一名乡镇党委书记未向刘贞坚行贿。

   谈起该职务犯罪案,一位办案检察官总结说,这是一起典型的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威信、社会影响恶劣的腐败案件。作为地方主要领导干部,刘贞坚主政地方期间大肆卖官敛财,涉及部门和行贿人员面广,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影响十分恶劣。

   摆在眼下的问题是,如何让权力回到笼子里?此案公诉人徐翠兰认为,刘贞坚之流走上犯罪道路固然有客观原因,但根本原因还在个人。她说,该案再次说明,一把手的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监督,势必导致肆意而为。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从制度建设入手,从权力反腐转向制度反腐,把一把手的权力运行纳入监督视野,从制度上扼制腐败犯罪,让权力真正在阳光下运行。

   从农村到城市,从一无所有到大权在手,从清廉为官到独守铁窗,刘贞坚的人生经历如过山车般的跌宕起伏。包括刘贞坚在内的所有人或许看到刘贞坚仕途的开始和过程,却没有人猜到会是如此结尾。亦或是,当刘贞坚第一次受贿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结局,只是没想到,结局会来的如此突然、如此迅速。

   刘贞坚一案暂时告一段落,他的余生轨迹也已大致画出。但该案带来的巨野官场余震至今仍未停息。

维生素D滴剂药物说明书
血栓形成
血栓的症状是什么
胃肠胀气的药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