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心境〔传奇小说〕

2019-09-13 03:4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刚升起的太阳慵懒地挥洒着光芒,数朵如棉花一般的云挡住阳光,缕缕金光奋力穿透云层,在云层四周渡上了一圈金边。有阳光的地方必然会有阴影,即便是人心。

古铜镜缓缓滑落,一双手凭空接住,逐渐消失在掌心,白色的身影如同流星一般向下坠落。
“看!有人落下来了啊!”地上的人们在呼喊着。看着那道丽影迅速坠落,“那是皇后!皇后醒了!”
金色流光一闪而逝,跃至空中接住坠落的皇后,紧紧搂在怀里。
“终于醒过来了,再不醒来,我也会不见了。”
皇后如枯瓣一般的唇轻轻开合——
“王,我赢了……”
——引
月桂在月光下隐隐烁烁,紫馨殿里灯火通明,身着华衣的贵妇摒开侍女,独自一人手捧染了血的桂枝,对月轻声吟唱——
“以月皇之血召之,速来!”
手中的桂枝轻轻摇摆,散发着荧光。宫殿四周阴风阵阵,明月暗淡无光,魂铃叮咚作响……紫馨殿的侍女们躲在各自的房里,生怕惊扰了正在施法的贵妇。
“香玲姐姐,皇、皇后要做什么?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多灵体向紫馨殿涌来啊?”新入殿的水歆拽着皇后的贴身侍女香玲颤声问道,“好可怕啊……姐姐,凝薇皇后会不会有事?”
“不会的,皇后是月皇之主,天下邪灵见了她都要退避三舍,更何况皇后又有月皇护身,一定会没事的。”香玲轻轻拍着瑟瑟发抖地水歆安慰着。“凝薇皇后善良淑德,对我们一向很好,如今王在前线杀敌,皇后自然也会忧心,水歆别担心了,快睡吧。”香玲轻轻哼起古老的歌谣,那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歌谣——
“当黑暗来临,
大地一片昏暗。
请不要慌张,
天神会携着光明,
轻轻拥抱你……”
“香玲姐姐,天神会保佑我们的。对么?”
“是的,水歆。天神一直陪着我们,不曾抛弃。”
年幼的水歆拽了拽身上的薄被,满足地轻叹:“姐姐。我也相信天神不会抛弃我们的。一定不会。”均匀地呼吸声缓缓响起,香玲不由笑了起来——到底还是个孩子。只是皇后……香玲想到这里微微蹙眉,不知皇后如今怎么样了。魂铃已经停止响动,皇后又可寻到可行的办法?
女子的惊呼声突然传了过来。“皇后!”香玲翻身迅速冲向皇后的寝殿——方才那声惊呼是皇后的声音!
“天神保佑,皇后可不要出事才好。”香玲一路上祈祷着,奋力奔向正殿。
……
正殿里凌乱不堪,华服的皇后捂着心口倒在血泊里,素雅的容颜因疼痛而扭曲,面色苍白,眉头紧蹙。香玲赶到时,凝薇已经奄奄一息。
“天哪!”香玲颤抖着冲上前扶起皇后,移至凤榻,快速脱下皇后的华服。在皇后胸口那里赫然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孔,血从孔里喷涌而出。那在一个时辰前还对她微笑的皇后如今却奄奄一息了,如果不是皇后微弱地呼吸,她会以为皇后已经死了。
香玲慌乱地捂住皇后的胸口,却仍止不住血向外喷涌。“怎么办?怎么办!皇后,皇后不能死啊!”香玲痛哭出声,又好像忽然响起什么,眼睛不由地亮起来——
“对了,大祭司!皇后、皇后,我去喊大祭司来,皇后你要坚持住,等我回来!”
“香玲。”凤榻上的丽人轻声呼唤,苍白的脸几近透明,“香玲,别、别去……”
香玲闻声止步,转身跑回凤榻前,望着奄奄一息的皇后泣不成声:“皇后,您就快不行了呀,大祭司一定有办法的。他一定会有的……”
“香玲……不要慌张。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记住……”凝薇皇后喘着粗气,枯瓣似的唇因失血过多而苍白,“拿着我的月皇,去祭坛召兰嫣郡主回来。然后、把月皇交给她,并告诉她、要把我唤醒……否则……我便回不来了……”
“唤醒?皇后,什么意思呀?皇后你要去哪里?怎么会回不来呢?”香玲茫然地问,眼前凝薇皇后却已经闭上了眼,血孔在缓缓缩小,最终消失不见,胸脯缓缓起伏着。香玲吃惊地张大嘴巴——皇后她,没事了吗?居然……伤口居然愈合了!望着熟睡的皇后,香玲探出手取下皇后无名指上的月皇,奔向祭台。在她身后,一抹黑气缓缓蔓延缠绕在皇后全身……
从紫馨殿到祭台有很长的路要走,香玲记得她上次来祭台的时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凝薇皇后喜静,紫馨殿是最偏远的宫殿,自从跟了皇后,自己似乎就再也没有来过祭台。
“兰嫣郡主。”香玲握着月皇,嘴里念着这个许久未唤的名字——兰嫣郡主是皇后的徒儿,又是侍奉月皇的神女,她……应该会知道如何做的吧。香玲想到她初见兰嫣郡主时的模样,皇后告诉她,兰嫣郡主是一个纯洁的人,善良慧智。也如皇后所说,兰嫣郡主的确是那样一个人,她会对大家温暖地笑,也会询问她们家中的情况,甚至还可以和大家玩成一片……兰嫣郡主和凝薇皇后都是温暖的人。香玲在心里肯定着,皇后一定会没事的,一定。
……
香玲站在高耸入云的祭台下方仰头望去,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就那样展现在自己面前。到达祭台,需要很久吧?香玲不由心生敬意,对着祭台拜了一拜:“天神保佑。”她直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这是皇后交给自己的任务,不论如何,都一定要完成!
她双手合十,虔诚地在心中祈祷着,一步一步地踏上了台阶。手中月皇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源源不断的给她传递着能量,让她不至于累倒在半途。可那些能量也只能维持她不停的抬起脚踩上下一个台阶,香玲走到一半时已经没有力气抬步,月皇的能量也渐渐微弱——距离主人越远,月皇的力量越微弱。这条仿佛通天的台阶,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香玲跪倒在台阶上,汗珠滴落下来,在青石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
月皇的光芒越发的微弱,香玲绝望地看着眼前的台阶,又想到昏睡在凤榻上的凝薇皇后,咬咬牙,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这是皇后给我的唯一一个任务,怎么可以……完成不了……
不知攀爬了多久,台阶上已经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祭台宽敞而庞大的模样缓缓展现在香玲面前。膝盖已经被磨破,细碎的沙石嵌在肉里,每上一个台阶,便是钻心的疼。
坚持下去……就剩下几个台阶了……皇后还在凤榻上睡着……只有你可以帮助她了……坚持下去……
攀爬上最后一个台阶之后,香玲匍匐着爬向祭台,最终,在祭台之中,用力念出皇后教给她的咒语——
“以月皇召之——神女兰嫣速回!”
……
月色如水,青黛色的天幕上几颗星星闪烁着。清冷的月光,在地上铺了一层银霜,又好似有薄雾暗涌。虫鸟在夜间低声吟唱,树林里偶尔有小兽穿梭于树丛和踩踏落叶的悉索声……
树林深处一座竹屋里燃着烛火,一只形似凤凰的大鸟蜷缩在竹屋门外,窗上投射出一个身形曼妙的影子,正在执笔写着什么,看得出是个女子。
“以月皇召之——神女兰嫣速回!”
缥缈地声音透过薄薄的雾气传至竹屋。门前的大鸟一个机灵迅速站起,警惕地望着四周,竹屋里的人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笔,扬声问到:“亓沭,怎么了?”声音带着女子特有的柔婉,清脆悦耳。
“兰嫣,有人召你。”名为亓沭的大鸟张了张嘴,竟说出了人话。
“什么?是师傅吗?”竹木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蹿出一个青衣女子,纤细的脚腕与手腕上戴着月牙形状的魂铃,项上是一颗品色流转的青色宝珠。黛眉清纯可人,浑身上下透着少女活泼欢快的气息。此时正兴冲冲地问着亓沭。
“不是凝薇的声音。”亓沭沉声道,狭长的凤目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我帮你看一下吧,声音是从王城那边传来的,你仔细听听看。”
兰嫣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四周的声音,除了小兽的奔跑声和虫鸟的低鸣声,却什么都没听到。
“亓沭,我什么都没……”
“别说话,快听。”亓沭打断她的话。风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召唤声——
“以月皇召之——神女兰嫣速回!”声音虚弱无力,却又坚定不已。
“是师傅的贴身侍女!是香玲啊!亓沭,我们快回王城!师傅肯定出事了!”兰嫣听清之后焦急地说道,闪身进屋拿起桌上的采月弩就要动身回城。
“兰嫣,王城内有黑暗气息在蔓延,王城恐怕要变天了。”亓沭凝目望着远处的王城,以王宫为源点,黑暗气息在缓缓向四周蔓延……
兰嫣握着手中的弩微微一愣:“黑暗气息?亓沭,是从哪个地方散发出的?”
“王宫。”
“我们快回去!亓沭,立刻!”兰嫣翻身跨上亓沭的颈部,抱着亓沭的头部厉声道。
亓沭展翅,奋力一跃,快速地向王宫飞去。
……
“以月皇召之——神女兰嫣速回!”香玲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咒语,握着月皇的手渐渐无力,双瞳缓缓扩散……“兰嫣郡主……快回来啊……兰嫣郡主……”
天幕泛着淡淡的黛色,冷月的光辉照射在倒在祭台上的女子身上,无光的眸子茫然地望着天穹,干枯的唇喃喃自语——
“兰嫣郡主……”
“香玲!香玲!我赶回来了!”兰嫣从亓沭身上跳下来,扶起倒在祭台上的香玲,大声唤道。
香玲紧紧盯着眼前的人,忽然眸光一亮,伸出手抓住兰嫣:“兰嫣郡主,兰嫣郡主,回来了啊……太、太好了……”
“香玲,快和我说为什么不是师傅召我回来?告诉我王城都发生了什么?”兰嫣看着目光渐渐消散的香玲大声问到,“香玲!撑住啊!”
“啊?对……皇后……血孔……”香玲断断续续地诉说着,目光涣散,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兰嫣感觉得到香玲的灵体正在剥离身体,身上的魂铃轻轻撞击着——那是灵体出现的征兆。
“握住月皇。”亓沭临空俯视着,对兰嫣说道。
“啊?”
“快点,用你的手握住月皇。”亓沭皱眉,紧紧盯着香玲的身体——一缕生魂正在被迫从躯体里脱离。“快,趁着生魂未脱离身体。握住月皇!”
兰嫣迅速握住月皇,身上的魂铃响得更厉害了,她求助地望向亓沭,亓沭却蹙眉望着什么,又似乎在等待什么。
“亓沭,快帮我……”兰嫣握住月皇颤声道,“我感觉得到香玲的生魂要离开了……接下来,怎么办?”
亓沭盯着生魂,那生魂努力地向身体里钻,却有更大的力量在将它拽离躯体,唯一连着它与躯体的,是兰嫣握着月皇的地方。
“亓沭,好强大的牵扯力!我快不行了。”兰嫣紧紧握着月皇,掌心里有流水一般的触感在向外流淌……
“兰嫣,你集中意念,在生魂彻底剥离躯体的一瞬用你的意念将生魂拽回来!只有一次机会,明白吗?”亓沭目光如炬,严肃地对兰嫣交代着。兰嫣点点头,凝聚意念,感受着手掌内的那缕生魂丝丝剥离,终于——
“兰嫣,快!”
“生魂归位!”
身上的魂铃剧烈地撞击,那分明是灵体聚集的象征!兰嫣大惊:“怎么会有这么多灵体!”
“别说话,用念力助香玲回魂,等会再和你解释。”亓沭皱眉呵斥。香玲的生魂在兰嫣的帮助下一点点逼入身体里…四周的灵体抓狂的扑向将生魂逼入躯体的兰嫣,却因她是神女近不了身,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缕生魂回归躯体。
“兰嫣郡主!快拿着月皇回紫馨殿!”香玲睁开眼眸惊恐地对兰嫣说道,“快啊,皇后受了伤,可是又好了,有好多的血……她让我把月皇交给你,并让你把她唤醒……不然的话……她就回不来了……”话一说完,香玲仿佛力气用尽,迅速萎靡下去。
兰嫣感觉到香玲的生魂再次离体,正要继续用念力镇压,却听亓沭说道:“生气已尽,再怎么镇压都无用了。兰嫣,放开手吧,她已经把话传到,使命完成了。”
兰嫣怔怔地望着香玲的身体,她记得香玲会做好吃的花羹给她喝,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那时候小小的自己和师傅。她还记得自己出城历练的前一日,香玲对她说:“兰嫣郡主以后一定会是和皇后一样温暖的好人,等兰嫣郡主回来我会做好花羹在紫馨殿和皇后等着兰嫣郡主。”自己还满心欢喜地答应着,现在,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在她的怀里,犹如睡着了一般……
亓沭落在一旁静静地望着兰嫣,这个自己看着成长地女子,如今已经长成了大人,凝薇把自己交给她的时候她很开心的笑着,对自己说:“亓沭,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可以喊我兰嫣的。”没有想象中的飞扬跋扈,神兽的生命永无止境,自己跟了那么多的主人,多到自己都数不清,唯独兰嫣与凝薇要求自己直呼她们的名字。而如今,当初那个会开心大笑地女子却忽然失了笑容。
“兰嫣。”亓沭开口,声音低沉带着道不尽的情绪。
“亓沭,我没事。只是有些难过,香玲走了,再也没有人给我做花羹吃了……”兰嫣低着头闷声说道,看不出任何表情。
亓沭微微叹口气,抬头望了望苍穹,黑暗的气息依旧在扩散着。“兰嫣,你还有师傅,和我。”亓沭沉声安慰着,巨大的头靠近兰嫣,与兰嫣的那双杏眸相对,“兰嫣,面对生离死别你必须要坚强。懂吗?”
“嗯。我明白。亓沭,我明白。”兰嫣扑闪着睫毛颤声道,“亓沭和任何一个主人分开,都会难过对不对?亓沭毕竟活了那么久。”
亓沭平静地听着兰嫣说完,咧嘴一笑:“是的,每一个主人的离开我都会难过。”亓沭的目光飘向远方,带着道不明的情绪,“现在我有两个主人,有一个正在黑暗中沉睡,与自己战斗着。而另一个,却在这里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久久不能自拔。兰嫣,凝薇让你历练,目的,是为了让你更加坚强。如今你这幅模样,怎么对得起她的一片苦心?”

共 19281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次计谋的得逞,使她深陷囵圄两难之境。望着仅离自己咫尺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爱人,她的眼中除了可以冰冻一切的冷洌,还带着一丝绝望的嗜杀。何以保国?何以救他?敛下眸……她做不到两全……却有人可以……透过月皇折射出的光,可以瞥到那笑魇如花的脸上,沉静竟逐渐被阴鹜和癫狂掩去。她明晓……那个人一定会将所有伤他与国家的人通通抹去,而那个人,已不再是她自己,镜中人……能代她守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沉睡是漫长的,唤醒却是不易的。兰嫣说:“师傅,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褪去了身上天真稚气,握着月皇的这一刻,兰嫣才明白师傅的身上曾经缚着多么沉重的责任。”那么师傅……一定要等我,等我找到你……”国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他乃一国天子,坐拥百官万民,难道还怕唤不回一个她?于是,”霸气除逆者,携汝归家田。”将不再是一段只能用来诵读的佳话。故事虽跌跖起伏,却最暖人心扉。作者以镜为引,带出了三个人物镜前镜后的心理变化。纵然心镜不可揣论,当乱境突现,我们所要的……也不过只是想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人有千面,然而,简而化之也只有镜前镜后的两面。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找到隐匿在自己内心的另一面。善恶无本质区别,何为善,何为恶,谁又说得清呢?作者告诉我们的,也只有我们自己用心去悟了。冬寒已至,愿卿惜暖。【编辑:馨儿】
1 楼 文友: 2014-11-16 15:40:48 恭喜羽毛传奇小说问世!辛苦了,祝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1-27 18:00:58 谢谢贝贝的夸奖~就快完结了
2 楼 文友: 2014-11-16 17:02: 0 首先恭喜完稿,然后干一杯预祝捧杯! 莫道荒山无好景,只因未到最低层。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1-27 18:01:18 谢谢倾城。喝茶
 楼 文友: 2014-11-17 12:52: 1 哈哈,临时上轿穿耳朵,祝贺小说登场!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  楼 文友: 2014-11-27 18:02:01 谢谢老师前来捧场,仓促之作实在难登大雅。日后定当再接再厉!
4 楼 文友: 2014-11-17 21:18:51 羽毛好棒哦!如此神话故事,耐读!赞一个,空了再来读!预祝拿到奖项! 探索文学,谨为《呜咽的柳沟河》积蓄能量……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1-27 18:02:26 姐姐。我还是大海中的一粒沙,姐姐们才是真材实料呀!
5 楼 文友: 2014-11-18 1 :47:27 先来占个5号座位,再细细品读大作!问好羽毛!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1-27 18:02:4 欢迎欢迎!姐姐请茶!
6 楼 文友: 2014-11-19 12:56:08 欣赏羽毛大作,这才情真是了得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流连忘返。问好!祝福!!
回复6 楼 文友: 2014-11-27 18:0 :20 这篇小说今天大概可以写完。姐姐喜欢的话还请往后读呀~
7 楼 文友: 2014-11-21 02: 9:4 孺子可教也!后星天中有隐星闪现!!!
回复7 楼 文友: 2014-11-27 18:0 :51 谢谢老师的夸奖!我要努力的还有很多呢。
8 楼 文友: 2014-11-27 18: 1:2 冰雪聪明,加油!!!
回复8 楼 文友: 2014-11-29 12: 4:20 谢谢老师夸奖!心镜已经写完。还请老师过目!为晚辈指点一二。小孩突然流鼻血
婴儿大便干燥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儿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