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篡天 第二百七十一章 闹腾

2019-10-12 17:5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二百七十一章 闹腾

夏侯家是绝对不会谋反的,不过没説不支持别人谋反,嘿嘿……

话説夏超连夜带着二十位死士坐船离开明州,一路北上。

同时夏超已经带领众人换上了十分普通的衣服了,夏侯宇龙也交给了他易容术,几人易容之后,立即北上。

自然有海鲨帮的人接应,这些人趁着夜色一路往尉氏赶去。

葛家圣地,夏侯宇龙説完了葛嬛的事情,便抱着端木青睡去了。

而葛嬛这丫头却是在她房间睡不着,“哥哥他们或许明天就要走了,怎么办啊?!

我还想和哥哥多呆一段时间呢,一个月也行,不,我要两个月,不,我要一年……”

xiǎo丫头贪心地自言自语道。

xiǎo丫头此时有些迷恋和夏侯宇龙等人在一起的日子了。

家里的人总是那个样子,一diǎn新意都没有,在家中,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些东西,任谁都会感到厌烦的。

活泼的xiǎo丫头更是觉得枯燥,出去看看,家长又不允许。

再説了,就算是出去了,也只能在陉山附近,大不了就是长葛。

除了这两个地方那也去不了,xiǎo丫头早就把这些地方都逛遍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了。

一个地方都看了几百遍了,还看,那是会吐的。

而和夏侯宇龙在一起就不同,夏侯宇龙总会説一些有趣的事情。

而且葛嬛觉得,跟在夏侯宇龙身边,不管做什么都好,就连葛家圣地也有不一样的感觉,不会觉得有些腻烦。

xiǎo丫头想着今天的经历,不知不觉失神了。

这人哪,大晚上不睡就是会胡思乱想,这不,这xiǎo丫头想来想去,更是睡不着。

随即,葛嬛猛地一拍桌子,“不行,我得去找老祖,我要请求长期外出游历,我要跟哥哥一起,我不要呆在这里了!”

xiǎo丫头还真是説到做到,随即打开自己的房门,往后山跑去了。

后山,xiǎo丫头葛嬛行了半个xiǎo时左右,就被两位老祖发觉了。

随即两位老祖放开神识,一见到是这xiǎo丫头顿时一惊,随即对视一眼。

“大哥,嬛儿这么晚跑过来干什么?”

葛傲决顿时不解的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别説了,还是把这丫头接进来吧,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葛傲重顿时带diǎn不悦的説道,显然,那之前的事情还没能让这位老祖完全消气。

随即,二人立马瞬移出去,将葛嬛接进来。

葛嬛一进来之后,立马趴在桌子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呜哇!!呜~~~呜~~”

葛嬛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丫头呀,你这是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快跟老祖説説。”

葛傲重立马心疼的説道,搞不清楚这丫头又是唱的哪一出。

“呜哇!!呜呜呜呜呜~~~!”

这不説不要紧,一説啊,人家葛嬛更加卖力的哭了起来。

“哎呦,我的xiǎo祖宗哎,你倒是説説什么事儿?!

你説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也好让我们知道,给你出气不是。”

葛傲决顿时慌了,一脸心疼的説道,随即用手去碰一碰葛嬛。

“呜哇!!你走开,我不要你管!

呜呜呜~~~呜哇!!呜呜~~!”

这是谁劝都没有用的节奏啊,随即葛傲重也伸手想要看看,也被葛嬛打开了。

“xiǎo祖宗啊,你倒是和我们説説啊,你到底怎么了啊,到底谁欺负你了,老祖去给你做主啊,不哭了,不哭了啊,我们去给你出气。”

葛傲重一脸惶急的説道。

“对呀,我的xiǎo祖宗啊,你哭得我们心都碎了啊。”

葛傲决也是一脸焦急的説道。

而葛嬛那是决心哭到底,就是不説为什么。

“呜哇!呜呜呜呜呜~~~

!”

葛嬛一路走来,就想着怎么求老祖让自己跟着哥哥走,那可是想破了脑袋,谁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想什么。

但是葛嬛最后还是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办法出来。那就是,女人的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苦肉计。

谁都知道家里的人那是将这丫头当宝贝了,那是冷了怕冻着,热了怕流汗了,捧在手心怕碎了,一家上下谁不伺候着这丫头,那就是找死。

葛青天虽然严厉,但是也只敢稍微把话説重一diǎn,要是把这丫头説哭了,説不准他葛青天就要受到老祖的深情抚摸。

这一抚摸啊,那就是鼻青脸肿,爽歪歪!

家主都这样,更别説其他人了。

这不,两位老祖那是一diǎn办法都没有,怎么劝也没用。

最后,葛傲重发飙了,顿时聚起内气,一阵怒吼。

“葛青天!你给我马上滚过来!”

这一声那可是声振寰宇,整个葛家,哦不,整个葛氏一族都听见了。

葛青天顿时从床上栽倒在地,一脸迷糊的爬起来。

“这谁呀这是,大半夜的,怎么这么不懂礼数啊,乱叫什么啊。”

葛青天还没有清醒,加上酒喝多了,顿时不耐烦的説道,随即准备爬回床上继续睡。

但随即,葛青天顿时一声冷汗,酒也全部醒了。

葛青天立马跳了起来,随即就往外边冲,鞋也不穿了。

还穿个屁呀,那是老祖的声音啊,而且是夹杂着无比愤怒的声音啊,而且他葛青天刚才好像相当不满那。

葛青天顿时运起全身修为,疯狂的往后山冲。

而整个葛家也被吵醒了。

嗯,葛端也是和葛青天差不多的,还没有睡醒,骂了几句,但是也是一身冷汗地爬起来,随即立即穿好衣服,然后和葛翠汇合,向葛青天的房间赶去。

到了葛青天的卧室,不见葛青天,想起葛青天被老祖叫去了。

好像,老祖相当愤怒。

他们立马把葛家上下的人全部叫出来,原地待命。

而龙大少也被吵醒了,龙大少可没有什么顾忌,睁眼一看,水芸、端木青、夏初临全部都醒了,顿时破口大骂:“你大爷的,大晚上的谁丫的鬼叫啊,叫春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都,怎么这么没素质啊?!”

骂了几句,龙大少随即説道:“青儿,将隔音阵布置一番,我们接着睡。

端木青diǎn了diǎn头,随手布置了一个隔音阵,随即众人继续睡去。

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

而夏侯韬也被吵醒了,随即也布置了一个隔音阵,也睡去了。

而葛傲重的声音响起后,葛嬛却不干了,这事情又与葛青天没有关系,把葛青天搞出来可不是葛嬛的意图。

葛嬛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呜哇!呜呜呜~~我不活啦,我呜呜呜~~~我不活啦!呜哇!”

葛嬛顿时施展第二部计划了,抬起头来,楚楚可怜的望着二位老祖,随即往墙上撞去。

葛嬛这还真是玩真的,她这傻丫头还真撞(嗯,纯属虚构,大家切勿模仿!不然,死人了,作者负不起这个)。

葛傲重和葛傲决顿时一惊,葛傲重立马挡住葛嬛,葛傲决立即用灵气制住葛嬛。

“呜哇,呜呜呜~~你们也欺负我,呜呜呜,让我死啦,呜呜呜~~!”

“哎呦,我的xiǎo祖宗哎,你想要怎么样你就説啦,我们一定满足你,我们一定帮你完成,就是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们也想办把它弄下来。”

两位老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开口许诺道。

“呜呜呜~~你们骗人,你们怎么可能……呜呜呜~~~”

葛嬛顿时哭着説道,但是就説一半,可把两位老祖急坏了。做戏就做全套,这丫头还真聪明那!

“你説,我们保证,一定想尽办法帮你!”

两位老祖一看有戏,顿时惊喜地説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被这丫头算计了。

“呜呜呜~你们説的是真的?!”

葛嬛顿时减xiǎo了哭声,一脸楚楚可怜的问道。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葛家人可从来都不説谎的!”

葛傲重立马保证道,葛傲决也是连忙diǎn头,一脸保证的样子。

这时候,葛青天也来了,“嬛儿,你……你这是你怎么了?!”

看到葛嬛哭成这样,葛青天顿时急了,一脸焦急的冲上来。

“呜哇!呜呜呜~~~”

葛嬛看到自己父亲这样子前来,也是吓得不轻,不过却是立马反应过来,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两位老祖顿时以为葛嬛被吓坏了,葛傲决立马冲上去,对着葛青天拳打脚踢。

葛嬛看到自己爹爹被打,心中也是有些不忍,但是为了自己的大计,还是没有露出马脚,继续哭,心下却是愧疚的説道:“爹,为了嬛儿能够出去,你就忍忍吧。”

这丫头,竟然无情的,哦不,十分有情地将自己老爹卖了。

得了,葛青天这顿打可是白受了。

葛傲决打了一会儿,葛傲重看到葛嬛哭得更厉害了,更是心疼,而葛傲决听到哭声越大,打得就越卖力。

“好了好了,傲决你别打了,葛青天,我限你在半个时辰之内,将欺负嬛儿的罪魁祸首找出来交到我们这里,不然,你就等着吧!

还不快滚!”

葛傲决也适时放开葛青天。

“是是,老祖,我这就去!”

葛青天别提有多么的憋屈了,大晚上的突然被叫醒,火烧屁股地跑过来,鞋都没穿。

一来就不由分説被打一顿,还不説为什么,被打了还要立马回去揪出是那个家伙惹了葛嬛。

谁欺负了葛嬛还一diǎn消息都不提供,这怎么找啊?!

不过,这些委屈葛青天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绝对不敢説出来,説出来,那是找死。

葛青天顿时diǎn头哈腰,立马冲出去,一脸不爽地冲下山,嗯,很杀气腾腾的样子。

而葛青天一走,葛嬛仍是没有止住哭声,反而,可得更厉害了。

“哎呦,祖宗哎,你倒是説説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都做了保证了啊,你爹也去揪人了。

xiǎo祖宗啊,你就説吧,我们真的经不起你这折腾啊。”

两位老祖顿时讨饶了。

葛嬛见也差不多了,顿时减xiǎo哭声,一脸伤心欲绝的説道:“呜呜~~~哥哥他们明天就要走了,呜~~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爹爹也不让我陪哥哥一起去闯荡江湖~~呜~~爹爹不疼我了,哥哥也不要我了~~呜呜,你们也不会让我去~~~呜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呜哇~~我不活啦~~”

葛嬛哭哭啼啼的説完,随即又要寻死。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吴忠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东莞治疗卵巢炎方法
洛阳性病
吴忠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