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绝对选项 第四百九十九章:少女不知打飞机(第三更!)

2019-09-12 18:5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对选项 第四百九十九章:少女不知打飞机(第三更!)

萧潇不断往下翻,充满“文学魅力”的骂人段子层出不穷。

“当我第一次摸楼主狗头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呀……你不能叫我摸我马上摸,第一,我要试一下,我又不想说……你摸一个狗头完以后加了很多特技,那狗头啊……很黑!很亮!很柔!结果观众出来一定骂我,根本没有这种狗头!这证明上面那个狗头是假的……我说先要给我摸一下。后来我经过也知道他们是中药的,而且没有那种化学成分的。那……摸了一个月……这个月下来之后呢……起码我摸了很舒服。现在呢……每天还在摸!每天还在摸呢.....我还给楼下的一起摸

!来!来!来!大家摸摸看!那我跟导演讲∶”摸的时候就摸!摸完之后,这狗头就是楼主的狗头,就不要加,再加特效上去,根本没有就是这样子的狗头!我要给大家看到,我摸得狗头就是这样子的,你们摸完之后,也是这个样子。”

“楼主你又来这里黑人了,害我找了几个社区,翻了几百页帖子,终于找到你了。工头让我告诉你,明天去工地早些,要搬3车水泥两车砖头,如果搬不完,连昨天的工钱也不给你了。还有,村东头的王寡妇问你:什么时候攒够钱去娶她?如果等到年底你还不回去,她就嫁给村西歪脖子。”

这一类有些恶搞的回复,没有说一句脏话,却“狠狠”地骂了楼主,令人捧腹大笑,又大快人心。

萧潇看得津津有味,只觉得原来骂人也可以这么有趣。

曹兔兔亦是双眼发亮,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学”到了不少。

不过这一大堆有趣的回复里,也有一些让两个女孩一头雾水。

比如,

“楼主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打飞机。举头望明月,低头打飞机。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楼主打飞机。少壮不努力,楼主打飞机。垂死病中惊坐起,楼主还要打飞机。生当作人杰,死亦打飞机。人生自古谁无死,楼主继续打飞机。众里寻他千百回,蓦然回首,楼主正在打飞机。”

这个评论便叫萧潇和曹兔兔同时脑袋上冒起了问号,她们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要一直重复“楼主打飞机”,难道把飞机打下来,也是一种骂人的方式?

不过两人也没有去深究这种细节,继续往下翻找。

忽然,一条味道有些不一样的回复令萧潇呼吸微微一滞。

“敬老院的内*裤为何屡遭毒手?数万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连环奸猪案究竟何人所为?尼姑庵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数百具木乃伊意外怀孕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荷尔蒙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敬请关注今晚八点英雄法制频道年度巨献《楼主的不归之路》,让我们跟随着镜头走进变态楼主的内心世界!”

萧潇只看了前几句话,顿时俏脸一红,连忙将屏幕往下一拉。

然而立刻映入眼帘的却是......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把她按倒在桌子上,然后抓住她的耳朵,听她的唔咽声,接着压住她,侵犯她。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把她困在服饰广场,在外面其他人买卖的声音中,在电梯上侵犯她,听她的哭声,弄脏她的运动服。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下班的时候和她藏进出口的柜子里,看着她想要叫却不敢叫,想要抵抗却没有力气的状况下侵犯她啊。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保健室里藏好她的衣服,让她在无法离开的情况下侵犯她,递药给想要进来的人。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箱包节的时候抓住她,按在角落的幕布里,看她怕被大量的观众发现的情况下侵犯她。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公交车上抚摸着她,让她明明兴奋到高潮却只能颤抖的求饶,然后侵犯她。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住所的阳台上脱掉她的内裤和裙子,压在晾晒得棉被上,看她畏惧被发现的样子侵犯她。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她打的时候吸允她的敏感点,然后听她强装镇静的声音下侵犯她。

好想侵犯楼主啊,想在她的房间里让她做早安咬,听她用含糊的声音支开她的父母,然后在她‘快点’的哀求下侵犯她…”

萧潇只看了第一句话,顿时“啊”一声,脸颊腾一下红了,连忙将屏幕整个关掉,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玷污”了。

这时,曹兔兔忽然一脸茫然地问道:“侵犯是什么意思呀?为什么那人一直说好想侵犯楼主啊?”

萧潇闻言脸顿时又红了几分,轻啐了一声,不知该如何回答,却见曹兔兔眼神纯洁无比,像一个想知道答案的好奇宝宝。

天啊,曹兔兔是真的连“侵犯”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呜呜,怎么会有纯洁到这种地步的豆蔻少女?

萧潇暗道坚决不能告诉曹兔兔那个污过头的段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连忙转移话题道:“没什么啦,一些无聊的话而已。唔,我们也来骂一下楼主吧?”

曹兔兔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欢快地点头道:“好啊!我要骂楼主!我先来!”

萧潇微微一笑,将递了过去。

曹兔兔接过,以奇慢无比的速度打着字,而且屡次打错拼音,完全可以看出她极少用打字,甚至很可能没怎么用过。

敲了好几分钟,曹兔兔展示了“学习”之后的成果。

“楼主乱说!石小白肯定能够待五个小时以上!哼!曹兔兔留!”

萧潇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

骂人骂得这么“可爱”真的合适吗?而且说什么“曹兔兔留”,生怕不被人回复吐槽吗?

萧潇忍着笑,鼓励性地说道:“骂得漂亮!”

曹兔兔满脸得意,似乎真觉得自己骂得不错,她嘻嘻一笑,将重新递给了萧潇。

萧潇接过,发现曹兔兔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

萧潇无奈一笑,触屏打字,敲下了自己在络生涯中,第一次的“撕逼”回复。

“笑摸楼主狗头,坐等五个小时后,石小白将楼主的脸打成猪头!”

曹兔兔双眼发亮,伸出大拇指表示很赞。

萧潇开心地笑了起来。

......

......

萧家的私家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天空中奔跑,紧紧地跟随着私家车。

这一幕叫某些偶然目睹的路人瞠目结舌,因为那中年男子不仅在百米多高的天空里奔跑,而且跑得很是悠闲,那样子如同在平地上走路一般,但却一直紧紧跟着私家车,完全没有被甩开。

而最丧心病狂的是,中年男子跑着跑着,竟突然掏出了,打起了!

只不过隐约一直有一层云雾缭绕在中年男子周围,让人看不清中年男子的模样,更加听不清中年男子此时在讲些什么。

而事实上,这段通话也十分诡异。

“喂,老婆......兔兔,兔兔学会骂人了,怎么办?”

中年男子神色紧张,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啊?兔兔怎么就学会骂人了!?”

那边传来女子咆哮的声音,如河东狮吼般,“让你看紧兔兔,你都当耳边风啦?连宝贝女儿都照顾不好!你还想跪搓衣板吗?”

中年男子急忙道:“老婆,我错了,你听我解释......”

女子怒道:“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说,还有什么瞒着我?”

中年男子脸色一白,支支吾吾道:“兔兔......兔兔还...还问了...侵犯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一说完,闭着眼睛如赴死一般。

“曹无道!”

“你今晚别想进老娘的房间!”

女子咆哮的声音从里传出,如同要把天空掀翻一般。

中年男子顿时欲哭无泪道:“老婆,你还是让我跪搓衣板吧!”

......

......

当石小白到达第八层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夏国,全民热议着石小白究竟能在第八层待几个小时时。

石小白正经历了一场“内心的拷问”。

他沉默地站在第八层世界的起始点,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目光微微有些呆滞。

直到魔后突然凭空出现,而后从远处缓缓走来。

魔后笑靥妩媚,姿态妖娆,一步一脚印,一脚印便绽放一朵冰雪莲花。

步步生莲。

但转瞬枯萎。

石小白恍然惊醒,与魔后对视了一眼,忽然微微张开了嘴巴,念出了四个字......

远处,魔后凭嘴型认出石小白嘴里忽然念出的四个字是什么,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这四个字竟然是.......

芝麻开门。

即,

退出指令!

......

(PS:本周累次打赏次数297次啦,再三次就超过300了呢,所以我先加更一章为敬!下章开始回归主线了!求月票,求打赏,求让我加更的动力,我想加更啊啊啊!)

小孩子的退热药物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儿童咳嗽药排行榜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分享到: